百度地图 |谷歌地图
股票配资
当前位置: > 金融资讯 >

网易有道提交招股书 教育中公益与商业该如何平衡

来源:http://www.dane-dehaan.org作者:admin 2019-10-02 11:16阅读:

  招股书显示,今年上半年有道营收5.4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7.67%,与此同时由于营销费用以及一般行政费用支出的提升,上半年有道净亏损1.68亿元人民币,是去年同期的两倍。

  在教育行业整体亏损的情况下,定位为“专注于学习产品和服务的互联网科技公司”的有道,又该如何在公益与商业之间找到平衡点,并从中突围?

  工具带动教育

  从目前的收入结构来看,智能学习业务成为了主力,上半年收入3.1亿元,同比增长58.1%。但在最开始,这并非有道的目标。

  2005年前后,百度、搜狗等搜索引擎相继崛起,丁磊看到搜索引擎市场的前景,也想从中分一杯羹,便邀请了正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攻读博士学位的周枫带领团队开发有道搜索。

  丁磊对于周枫给予了很大支持,甚至提出允许周枫在网易内部独立创业。与此同时,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2007年底正式上线的时候,丁磊把搜索定位为网易的核心业务板块之一,还放出“三年内成为中国第一的中文搜索引擎”的豪言。

  然而“从零开始”的周枫再加上缺少入口的网易,很难与如日中天的百度进行抗衡,周枫开始思考如何破局,带着团队探索向垂直搜索领域转型。

  ▲有道搜索截图,目前已无法搜得内容

  在经历了博客搜索、平台搜索等接连失意之后,一件令周枫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没有任何单独宣传推广,入口位置也很低的词典网页点击数据在迅猛增长。

  这次意外成为了有道进入翻译以及教育领域的起点,截至目前,有道词典App已更新至7.8版本,拥有超过7亿用户,成为了有道体系内的最大“IP”。

  放弃搜索业务之后,2014年有道正式进入了在线教育领域,网易CEO丁磊表示,在一段时间内,并不追求短期的经济效益,网易有道对平台将不断输血。

  与此同时,千里外的网易杭州研究院早已推出了网易云课堂,开始在教育领域尝试商业化,到2014年就已累计拥有500万用户。

  良性竞争的两条业务线最终还是走到了一起。资本寒冬带来的压力,让网易整体处于一种收缩的姿态。今年年初,多个业务相继进行裁员调整,其中就包括了杭研的教育事业部,留下的员工也统统划归至有道。

  “整合后会重新强调内容为核心,减少其他方面的探索,加强服务。”周枫将整合后的有道定位为一家全链条的教育科技公司,分为付费直播课程、学习Apps和学习型硬件三大类。

  对于合并过来的网易云课堂,周枫表示,会希望将课做重,聚焦IT类深度课程,“部分相同内容会直接合并,让职业类内容团队会集中会做”。

  如今整合已经完成半年,但留给有道的问题还很多。一方面,寒冬之中的商业化压力该如何化解,另一方面,丁磊发力教育的期望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公益与商业

  教育一直是丁磊的梦想,他在多种场合都表达过他对教育事业的支持。今年两会,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丁磊建议,利用“AI+教育”等互联网技术消除城乡教育鸿沟、消除贫困代际传递,推动中国城乡教育均衡发展。

  公平、公益是一直是丁磊对外发声中的重点。除了对于教育业务的投入,《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一文在全网疯传之时,丁磊还在朋友圈表示要拿出1个亿去做在线教育公益,支持更多学校落地网课模式,希望“让知识无阶层流动,让中国处处都是学区房”。

  如今,网易公益教育已经率先在四川应用,让欠发达地区的学生也可以跟最优秀的老师上课,而这项业务也落地在有道。

  但作为一家即将上市的商业公司,强调公益属性显然不是最主要的方面,如何能更好的提高造血能力成为摆在有道面前的一大难题。

  招股书显示,网易有道精品课程招生人数达1210万人,同比增长30.8%,截至8月31日,付费学生注册人数的16.73万,增长了51.5%。2019年上半年有道精品课平均课单价为751,同比提升47.83%。与此同时在重点发力的K-12领域,注册用户达到590万元,付费学生达10.5万人。

  但网易有道整体仍处于亏损状态,今年有道净亏损1.68亿元人民币,去年同期净亏损为8275.1万元人民币,净亏损同比扩大102.89%。2018年全年有道净亏损2.93亿元,2017年净亏损为1.64亿元。

  “财务上不是我们考虑的问题,现在要紧的问题是怎么变得更大,影响更多的人。”在今年3月份的媒体沟通会上,周枫向这样回应财务问题。

  不过对于在线教育平台来说,获客成本一直是行业普遍存在的难题,甚至有报道称,一对一平台获取一名用户需要花费近万元。

  这在周枫口中似乎并不是太担心。他透露,“有道有比较大的流量池,在线教育业务的获客成本比行业平均水平低百分几十。”

  摆在巨大流量面前,仍有大山需要翻越。作为多年有道词典用户的蔡女士,甚至都不清楚有道还有在线教育的业务,称“只会用它来查单词”。如何能将有道跟教育产生更好联结,转变用户的固有印象,仍需要不断的强化。

  招股书显示,今年上半年,有道营销费用为1.86亿元,同比近乎翻倍,营销费用率为33.9%。也可见有道扩大规模的决心。

  网易的转变

  如果最终能顺利IPO,有道将成为网易系中第一家独立上市的公司,这也被外界视为网易一种更加开放的转变。

  一直以来,有道在网易体系内部就相对较为独立,不同于其他产品大多在杭州广州,有道总部定在北京,而且有独立的团队进行运营。2018年4月,网易完成唯一一次融资,由慕华投资领投,君联资本参投,投后估值达11.2亿美元。不过据招股书显示,网易公司仍为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为66.2%,其次是CEO周枫,持股比例为20.6%股权仍非常集中。

  其实,有道并非网易体系内首个对外融资的业务。2017年4月,网易云音乐宣布完成A轮融资,金额为7.5亿元。2018年12月完成新一轮融资,融资总额超过6亿美元,投资者包括百度、泛大西洋投资集团、博裕资本和其他一些投资者。

  而就在这个月初,网易云音乐刚刚宣布获得阿里巴巴、云锋基金等共计7亿美元融资。尽管融资轮次更多,网易公司仍单独享有对网易云音乐的控制权。

  云音乐是否会像有道一样,最终走向分拆上市之路?网易云音乐CEO朱一闻此前在采访中表示,“关于IPO及盈利,我们内部已有时间表。”

  两大流量业务均要分拆上市,而对于其他业务来说,网易则采取了一些更加稳健的方式,来寻求更加积极的现金流。

  去年底以来,除了关停金融等一批相对边缘的业务之外,对于一些缺少变现能力的优质业务,也接连选择出售。

  2018年12月,哔哩哔哩正式宣布与网易签署收购协议,将对旗下网易漫画的主要资产进行收购,而就在年初,还有媒体援引网易内部人士称,网易动漫是网易内容部门今年比较重点的项目。

  更令人出乎意料的是,今年9月,阿里巴巴以20亿美元收购跨境电商业务网易考拉,考拉一直被视为丁磊的心头好,而电商业务也是网易公司近几年主要发力的目标。

  丁磊表示,这符合网易在新时期下的战略选择,有利于各方的长远发展。网易会继续推进聚焦战略,将资源集中在优势领域。

  内部节流加上外部造血,这或许是在当前形势下,网易能给出的最好答案,不过此时真的是有道上市的好时机吗?

  要知道,去年9月份上市的英语流利说,股价已经从最高点的16.5美元,掉到如今最低接近4美元,市值也仅剩下2亿美元。

  对比起流利说来说,有道的软硬件结合的智能学习业务加上在线广告的收入组成显然更加丰富,背靠网易这颗大树也更加可靠。

  不过,上市之后对于财务的要求将会进一步凸显,目前仍处于投入阶段的有道,将如何对投资者讲好故事,在公益与商业之间找到平衡点,早日实现盈利,成为了下一步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热门文章
订阅栏
合作联系